原下居士

曲临江:

我大侯总才是真霸总!
赢家!!
正午杠杠的!!

容我大胆嚎叫!!
下次届!!
飞天!!!!!!!
有一个我们爱的!!
也是那个谁爱的!!!
还会和侯总继续走这个红毯!!!!!

liang_:

来源见水印,无印的都是媒体图

看笑容.....应该都能认出是哪段跟哪段了吧XD

同桌的她和她「上」

Slim:

//只是突然觉得妃椒也挺萌的


//异想天开,写了妃椒的文


//以下内容全属虚构


//凯歌 妃椒并行,抱歉占了凯歌的tag


 








我是在一个小县城里长大的孩子,中考那年,不知道是我努力学习有了回报,还是命运太眷顾我,本来根本没有希望考进重点高中的我,居然不偏不倚地踩着最低分数线进了这所赫赫威名的省城重点高中——铭贤中学。开学的第一天,我就被这里如同弓上弦、月初满的氛围震慑住了。尤其是年轻班主任的一番话,让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到被人攥住了命运的咽喉。


“知道铭贤二字是什么意思吗?”那张年轻又瘦削的脸上射出一道逼人的英气。


下面鸦雀无声。


他扫视教室一周,气沉丹田,开口道:“就是要你们时刻铭记贤者的教诲和风骨,不管学业成绩如何,在人生的旅途中永远都有浩然正气,一路凯歌。”


我深深地被他的话所震撼,还没来得及赞叹这所学校育人认真,同桌的一声啐浇灭了我心头熊熊燃烧的感慨。我不免有些责怪地望向她,给了她一个疑问的眼神——怎么,老师说的有什么不对吗?


她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儿,眼窝深深的,眉毛不是刻意修过的那种平直僵硬的形状,有些浓黑,鼻子精致小巧,马尾扎的很高,看上去发质乌黑水滑。本来是个颜值很高的女生,现在黑着一张脸,嘴角瘪了下去。刚刚她一听到班主任的最后一句话,身体向后靠了靠,显得有些厌恶。


与此同时,斜后方一声几乎一模一样的啐声悄悄地传入我的耳朵。我往后喵了一眼,还是一个女孩儿,脸瘦长,眉眼也细细长长,四肢修长,仿佛古代画作中走出来的女子。但是此刻她眉头紧锁,向我这里瞟了一眼,不知道是瞟我还是瞟我同桌。我发誓我对她没有恶意,我对她们真的都没有恶意,但是我周围的气氛已经不是那种激昂的升学氛围,变成了明枪暗箭的战场。 


接下来发生的事真是应验了那句话:女人和女人生来就是天敌。别问我为什么觉得她们是天敌,因为女人的直觉,就是这么的不讲道理。当然这也不是我凭空意淫出来的。从她们一前一后举手竞选班长的时候,我就心知肚明了。我同桌是全国各大竞赛的佼佼者,什么领导力、挑战杯奖项拿到手软;而我右后方的那个女生,据说是市状元进来的,从小成绩就一骑绝尘。我本来以为一方会落败,而另一方凯旋而归,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,班长的位子被一个留着鸡毛头的小个子男生抢走了。二人看上去心情有点糟,但我想如果是她们二位中一人当了班长,恐怕另一位心情会糟到想跳海吧。


我看着我的同桌回到了座位,跟她搭上了话。我对她说:“这个新班长还挺精神的诶。”“嗯确实,我没选上也正常。”她神色很淡然,之前撇下来的嘴角恢复了原样。课后我们聊了几句,她告诉我她叫乔卓然,家里爸妈都在私企,很忙,但每天送她去各种兴趣班辅导班,平常也不怎么插手她的爱好。哦对了,她还告诉我她是王凯的粉丝,她还称自己“王妃”,我听了扑哧一声笑了出来,“这么中二酷炫哈哈哈哈”。她立刻瞪了我一眼,我看她居然还真生气了,马上收敛了笑容。“你笑我可以,但是你别笑我们家凯凯。”我心里默念,我没有笑你的演员朋友啊……不仅如此,我还挺喜欢王凯的,感觉是个挺正气的演员。我说了几句好话,她又眉开眼笑地跟我聊起了王凯。“我今生最大的梦想就是睡凯凯王,要睡就睡一辈子。我努力学习就是要睡他嘿嘿。”


我有点瞠目结舌,心想你再怎么学习,也睡不到啊……能睡到的人,现在估计已经睡习惯了……我硬生生地咽下了这句话,把舌头都打了个结。


我又问她,刚才班主任动员的时候她为什么不太高兴。她摆了摆手,说:“就是一个凯凯王的cp,听到那名字我就不舒服。”我问她:“什么名字?班主任没说名字啊。”她答非所问回答道:“不能理解cp粉,爱一个人不就应该占为己有吗?!嗑来嗑去嗑的都是些捕风捉影的事。”


知道她不想多说,我也就没再问她。开学之后的一个多月,我都一直跟她做同桌,作为追星族的同桌,必备的技能就是耳根子要硬气。我现在已经产生了自动省略功能:一旦她话里出现“kkw”、“狮子座”、“盒盒盒”、“细水长流”之类的关键字,我就会迅速放空自己,心中浮现一座佛像,以中有真意,欲辨已忘言。一个月之后,王凯在我想象里面已经拒绝过200次粉丝接机,研究过200次星座了 ……


除了王凯这个“秘密”之外,乔卓然还跟我说了另一个人的秘密。那个人居然就是我想象中她的天敌——没错就是那个右后方的女生!乔卓然说她叫李启明,她和她小的时候一直在一起上学,家也住在一起,她爸爸妈妈都是老师,原来经常给她补课的,但后来她们不在一起玩儿了,她说她跟李启明没什么话好说,用她的原话来说李启明就是一个“精神脆弱的神经质”。“别看她瘦,但她犟得像头牛一样,还自以为是假清高。跟那个人的德性一摸一样。”乔卓然咬牙切齿地对我说。


我就又听不懂了,怎么小的时候玩的好好的,现在就像是仇人一样?她解释说李启明性格不好,自己受不了她。我又问“那个人”是谁,她说让我别管。我就呵呵一笑,说:“你们之间是发生了什么事吧,怎么可能忽然之间绝交嘛。”她不可思议地瞪着我:“你可别瞎说,处不来就是处不来。”我笑着白了她一眼,埋头继续刷题。


不过,她们真的是处不来的。李启明是学习委员。有一次她负责收全班同学的学生档案,收了一波之后点了点,发现少了几份。她径直走过来,面无表情地对乔卓然说:“你的档案。”


乔卓然头都不抬,同样冷冰冰地说:“没带。”


李启明脸上出现了愠色。“年级组要,今天必须交。你什么意思?”


“我什么意思?那你什么意思?没带就是没带。”


“你上学就是就是来拖欠资料的?学不想上就回家,你当初怎么进这所学校的你比谁都清楚!一夜暴富的人就是了不起啊,这铭中的校门都能被钱敲开。”


乔卓然眼睛和脸一起涨红。“你凭一个早八辈子的科学竞赛加了分你心里没数?想炒冷饭就去食堂,省的别人看着晦气。”


李启明紧咬着嘴唇,瞪着乔。二人没有再说话,不知是吵不过对方,还是周围一双双眼睛看着有所顾忌。各自噤了声,平静地干着自己手头的事。但是我能看出来,她们心绪难平,根本做不进去。同学们都惊讶地有些沉默——李启明一向是最沉稳最冷静的学霸,怎么突然之间这么咄咄逼人?乔卓然平常乐乐呵呵的,怎么说话这么带刺儿?


唉,我也想不明白。想不明白能怎么办,又不是我的事,乔卓然也不想我多问,我就继续刷我的题。 


这样平静的学习生活被一场突如其来的月考打破了。我沿袭着自己“命好”的传统,从入学时的倒数,考到了班里的中游,得了个“进步最大奖”。按照惯例,每次月考之后都会重新排座位,进步最大的学生可以优先选择座位。有一双5.0的眼,我坐哪儿根本无所谓,我就随便选了个靠窗的位置。我性格内向,开学一个多月也就熟悉乔卓然一人,我自然希望继续跟她坐同桌。但是,在她进教室选座位前,李启明排在她前面进来了。我本来以为她这样清冷的学神会选一个清静的黄金位子,没想到她直直地盯着我,一步一步向我走来,稳稳地坐到了我旁边。


我惊讶地看着她。她没看我,只是慢条斯理地把文具、书本摆了出来,像是在跟我说:“我今天就选这个座位了!”其实同桌是谁不重要,我这个小透明就算是同桌都不一定会注意我的。我想开口问她话,但是她的气场太寡淡了,我也就失去了问话的兴趣。我们的第一次交谈,竟然是她先引起的。 


那天她吃完晚饭回到教室,晚自习前教室里的人稀稀拉拉的。她沉默地坐在我身边,突然转过头来对我说:“开学一个月你觉得还好吗?”我以为她在以学霸的身份“关怀”我,就客气地说:“挺好的,学习累,但是也得习惯啊。”


她嗯了一声,沉默了一会儿对我说:“我觉得不太好。”“啊?怎么会……”我有点不知所措。


李启明话锋一转:“你原来跟乔卓然坐同桌,她有说我什么吗?”


“没……没有啊,嘿嘿。”我心里一惊,原来学霸问话都这么让人心惊肉跳的。


“哼,不在背后嚼我舌头就不是她了……这个人自以为自己在流泪流汗地奋斗,其实她根本就是个机会主义者,做什么事都不过脑子,不对,她就没脑子。真是物以类聚啊。”


我不知道二人积怨竟如此之深,还没说几句就怼上了。虽然怼得清爽、怼得明白,但我不知道她最后一句“物以类聚”是什么意思。难不成她们还各自搞个小团伙?这也太没品了。我没想到的是,李启明比我想象的要健谈。她那天晚上扯天扯地,跟我说她看的哲学书,喜欢听的歌,但是在我看来都是一些蔫蔫的音乐,像是什么爵士、蓝调、还有什么“她的眼睛会下雨”、“六月的雨”,怎么都感觉灰蒙蒙湿漉漉的,惹人伤心……我喜欢的,可比这些健康多了,就比如大气磅礴的“诉衷情”、“在此刻”,温暖的“好久不见”,还有龙王萧景腾的“王妃”。我说到这里,她的脸色一沉,哦了一声。我心生疑惑,怎么了,《王妃》不好听吗?我倒是觉得挺性感的啊。我突然想起乔卓然说自己是“王妃”,就想通了,原来她是因为不喜欢乔卓然啊。但是她又是怎么知道乔卓然把自己叫“王妃”的呢?


李启明接下来还跟我说,她是胡歌的粉丝。啊哈,她居然也追星!但是胡歌这个名字如雷贯耳,我身边有他的粉丝倒也不奇怪。李启明也是个神人,居然是六七年的胡椒粉。先不吐槽这个名字,单说这个粉龄就要吓死我。接下来我就吐槽了一下这个名字:“胡椒粉……你们这么呛啊嘿嘿。”她义正严辞地跟我说:“不许这样说老胡。”我又委屈了……我没有说胡歌啊,他还代表了我心中男星的颜值巅峰呢。


她跟乔卓然一个德性,说起偶像来就跟嗑了药似的。我偶尔也搭几句话。她说老胡演的《琅琊榜》,我也就随声附和几句,因为确实是良心剧,演员演技都没的说。说到激动的地方,我有点搂不住,“对对对,梅长苏的cp一个比一个萌,尤其是靖……”


一种神秘的力量阻止我继续说下去。我尴尬地冲她笑笑,说:“都挺萌的……嗯。”


 


TBC



liang_:

嘤嘤P1/P2好有爱

就是粉丝手记里说的:凯凯结束语忘词了,歌歌调皮地说 话筒后边有词~

图源见微博水印,侵删

脑子被僵尸吃掉的蠢驴:

凯哥为啥坐得离杨洋小哥哥那么远,还没浅蓝衣路人近,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和浅蓝衣小哥哥是合唱搭档呢(狗头)
看凯歌之间的距离,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系列,凯凯那么明显真的好吗?徐家汇醋王可以欣慰了

liang_:

1P 你们爱看我不爱演

2-4P 有一个微信群

5 6P  编段子


liang_:

好甜_(:зゝ∠)_

都是些细碎的眼神和悄悄话

P10是在悄悄递麦

以前剪过的几P

liang_:

诚台 身体接触(。)合集上

(*/ω\*)


liang_:

伪装者媒体探班日

一些羽毛球戏份的饭拍视角